景色

努力填坑ing

逻辑第一要义,尽量人物不崩

《梦里梦外》


第二章·新手期(七)

“啊……啊……啊切!”

突如其来喷嚏打破了迷宫的平静。

“怎么搞的。”安岩停住了脚步,用右手揉了揉鼻子,隔着袖子用力摩挲了一把胳膊上突然冒出来鸡皮疙瘩,声音不自觉的放大,发抖,“突然有点冷……我不会要感冒了吧!

“这里没有医院,也没药,一个小病估计就能要了人的命。

“等一下,这个违背常理的地方,应该有别的神奇的手段可以治疗疾病吧,不然断个手破个皮岂不是只有全靠信仰支撑?

“就是不知道这地方是归上帝管,还是归玉皇大帝管……哈哈……

“而且这鬼地方还在下雨……”

安岩扯动嘴角没有笑出来,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睁开了一双如同虚设的眼睛,脑袋无意识的左右乱晃,试图从无处不在的黑暗中看见什么。

当然,什么也看不见。

如果看见了什么,那恐怕才——打住!

安岩努力收回自己在这绝对黑暗与安静的环境中越发飘散的思绪,将心思尽量约束在手掌下冰凉光滑的墙壁和脚下因为雨水浸湿而有些湿滑的泥土地上。同时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混合着雨水与泥土的空气,压下自己过速的心跳,在内心第三次亲切地问候了一把神荼。

然后他重新迈开步子。

从进到这个迷宫,安岩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只记得转过了二十四个弯——黑暗剥夺了他对于时间的感知,加剧了焦虑和恐惧。

刚开始的时候,安岩还试图在开始在心底默数时间。但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心二用的本事,安岩很快在思考怎样走迷宫中一次又一次的忘记了记录时间。

所以安岩索性摈弃了记录时间的意图,集中精神试图找到一个破解迷宫的办法。

苦思冥想了许久,安岩陡然回忆起些东西。

最先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是小时候玩过的一种玩具。那是用塑料做的一个扁平的密封好的盒子,形状大多是长方形的。里面用塑料隔开了一条条通道,通道相互连接,但只有一条能够让孩子控制着盒子的倾斜角度,将起点的小球送往终点。

以成年人的思维来看,那个迷宫玩具着实简单了点,不过对于那时物质并不丰富的孩子来说,拥有一个迷宫玩具是非常值得羡慕的一件事了。

安岩记得小时候他曾经也羡慕过别人的迷宫玩具,后来不知是哪一天,他拥有了一个进阶版的迷宫玩具。谁给的他已经记不得了,他只记得那是一个用木头做成的正方体迷宫,它的起点和终点在同一边。因为是木头做的,没办法透过外壳看见小球的位置,从而调整小球的方向,让它进入正确的那条通道,所以那个迷宫他用了半年时间,整天抱着它转也没能够通关。

后来,怀疑那个木头做的迷宫是否真的有正确通道的安岩,选择将那个迷宫一点一点拆掉。

而结果——不再完整的迷宫,当然也看不出是不是真的有正确通道。

安岩最后只是得到了迷宫里面的那个球,同样用木头做的球。

至于迷宫碎片和那个木头球去哪儿了,安岩也不记得了,想来是进了哪个收废品的篮子里去了。

而紧接着迷宫玩具记忆出现的,是从网上看到的一个关于人怎么从迷宫中走出去的理论——一直摸着一堵墙往前走,最后一定可以到达出口。

这个理论,安岩从来没有研究过它的原理,也谈不上论证。

但是安岩在心里反复计算过迷宫的宽度后——按照神荼所说,向左三步和向右三步都能触碰到墙壁,而安岩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前进的三步大约有一米五,也就意味着迷宫的宽度在三米左右,举平了双手也没法同时碰到两边的墙壁——忽然有那么一丝相信那个理论了。

永远只能触碰到一边的墙壁,能够给予失去视觉也失去空间感知的人极强的心理压力,但同时它也强迫了人只能选择沿着一边的墙壁走。

这难道不是一种隐晦的提示吗?

而且就眼下的局面,也没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勉强一试了。

就算没有成功,四个小时后不是就会出去了吗?——神荼应该不至于欺骗自己吧……

安岩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下定了决心,摸着左手边的墙向前踏出了第一步。

接下来就是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有了信心和支撑的安岩刚开始走的很快,他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和衣物摩擦的声音。渐渐的,他开始听见了另外一种摩擦声——那是他眼珠滚动和眼皮摩擦的声音。

安岩开始唱歌。

一首,两首。

安岩的歌声渐渐小下去,无声的黑暗似乎一点一点浸润了他的喉咙,勒紧了他的心脏,最后一切不知何时又回归于了寂静的黑暗。

安岩沉默着,一次又一次的绷紧神经,在黑暗中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双手交替着摸索着墙壁,一秒也不敢让手掌和墙壁分开,似乎一脱离手下的冰凉,自己就会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不声不响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安岩当然知道自己这是在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他现在还在神荼的“领地”里,不过是在训练而已。

但是在黑暗中呆的越久,那些可怕的念头就越发不受自己的控制。

“要是有夜视眼就好了……”

安岩思绪再次不由自主的发散出去,脸上的雨水源源不断的流过下颌,落入衣领。

“啊切!”

安岩吸吸鼻子。

“那我就……”

向前踏出一步,身体忽然向左一歪。

转弯了?

安岩很快站稳了身体,挥手出去,却什么也没碰到。

咚咚咚——

安岩猛然意识到什么。

心脏用力的收缩着。

——手下的冰凉光滑的触感消失了。





###

行文逻辑不通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梦里梦外》


第二章·新手期(六)

“既然休息够了,”神荼装似没看见安岩郁闷中夹杂着羡慕的表情,放下习惯性环于胸前的胳膊,“那就继续昨天的训练吧。”

什么?!

安岩惊恐的表情刚做到一半,抗议的话语还未开口,就觉得手腕一紧,熟悉的眩晕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远比第一次去往瑞秋的“领地”时要强烈得多,不过瞬间就切断了安岩对于外界的一切认识。

所以,他的那句对于神荼的“亲切问候”也就还未成型就被打散在了心里。

湿的……

安岩首先恢复的触觉。

啪嗒——

而后是听觉。

泥土的腥味……

然后是嗅觉。

好苦啊……

接着是味觉。

谁把灯关了!

最后是视觉——暂时还没什么用。

“嘶——”安岩仰面躺在地上,闭上眼睛,雨水一滴接一滴的砸在他的脸上,大脑发出的刺痛让他不由得龇牙咧嘴,面部好似抽筋。好在没有光,谁也看不见,安岩自暴自弃的想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大脑的疼痛渐渐消退下去,安岩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如果刚刚是任务,你已经死过很多遍了。”

神荼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就像是在安岩的耳边说话。

安岩被吓得一哆嗦,胳膊下意识一挥,什么也没有碰到。

“靠,你搞什么鬼!”安岩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向哪个方向说话,“把灯开开!”

“现在是训练。”

“什么训练啊!怎么不说一声就开始了!”安岩大声抗议,“我不是知道这里是你的‘领地’才这么放心的嘛!”

四周安静了几秒,又一滴雨精确的砸在了安岩的脸上。

“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容易死。”

“真是谢谢你的吉言啊!”安岩哼哼两声,暗自嘀咕,“我也不是谁都相信……”

“咳,皮扯够了,训练正式开始。”

安岩闻言心中一紧,昨天那些惨痛的回忆瞬间涌上心头,虽然肉体的痛苦在睡过一觉后已经神奇的消除,但是那种心灵上的漫长拉扯却刻在了心上,让人回忆起来既模糊又深刻。

“不会还要跑步吧!”安岩决定,如果还要自己像昨天那样跑马拉松,他就去——

安岩悲催的发现,他什么也干不了!‘领地’钥匙还在别人手里呢!

跑又没地跑,打又打不过——新人没人权啊!

“这次训练的内容是迷宫。”好在神荼的话语及时拯救了安岩早已跑偏的思绪,“不限时间,只要能在四个小时内走出来,这一关就不用再训练了。”

“迷宫?哪里有迷宫?”安岩眼睛睁久了,都有些忘了自己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手指戳上眼镜才重新唤醒了眼部的肌肉。

“你现在在迷宫的入口,随便向左右各走三步就会碰到墙壁。不要想要走捷径,墙壁非常光滑,而且永远比你爬的高度要高一米。”

“三步?”安岩身体下意识的向左走了三步,前伸手指果然摸到了一堵光滑而冰凉的墙壁。

“好了,抓紧时间,向前走吧。”

“等,等一下!就这样走?”安岩觉得自己恐怕要遭,惊诧间忽然开口,声音一圈一圈回荡出去,逐渐消失,就像是被突然出现的怪物吞进了肚子。

安岩顿时声音不由自主的小了下去,试图争取一下权利,“就没只手电筒什么之类的?要我摸黑走迷宫?!”

“任务世界不一定都有光,你要习惯黑暗,这是训练的一部分。”

“给我个适应过程行不行啊!”安岩悲愤了,“我就是个普通大学生而已,哪有一上来就这么高难度的?我不是电影里的大侠,随便比划两下就能练成神功,日行千里,听声辨位啊!”

声音再一次回荡出去,这一次却再无应答。

“神荼你大爷的!!”




“哎?安岩今天还没过来吗?”江小猪一进来就看见瑞秋拿着平板敲敲打打,没有想象中的安岩深陷水深火热的场景有些疑惑,“神荼昨天不是把他送回去了吗?应该跟他说了今天要早点过来训练吧。”

“嗯。”瑞秋心不在焉回了一个音节,手指飞快的敲打,过了好几分钟才点击关闭屏幕,活了活动手指,“昨天神荼哥哥说安岩交给他训练,所以——”伸了个懒腰,“安岩就被带走啦。”

“神荼训练?没见过神荼主动帮忙训练新人呐……”江小猪突然一阵羡慕,“神荼那么厉害,由他来训练安岩,安岩一定也会变得很厉害,至少前几二十关不会有事了。”

“嗯——那也不一定。”

“啥子不一定?”江小猪知道神荼一向独来独往,又是THA的厉害人物,和分部众人的关系不冷不热,也就瑞秋跟他走的近一点。这下也许可以听到神荼的什么秘密,一下子就兴奋起来,连忙凑近了瑞秋,像是要听什么机要一样。

“也没什么。”瑞秋轻叹了口气,“就是神荼哥哥训练人的手法对新人不太友好,安岩恐怕——”

“啊?!”江小猪闻言顿时脑补了一大堆,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捧着一张脸面露惊恐,“安岩呐,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梦里梦外》


第二章·新手期(五)

安岩是一个标准的宅男。

他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游戏和看电影;做过最重的活儿就是把一桶水扛上七楼;最英勇的一次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阻止了一场由初中辍学的混混进行的勒索——那唯一一次的英勇行动以安岩被追了半个小县城为结束。

安岩记得自己在被那几个混混疯狂追逐的时候的那种窒息的感觉,他一度以为自己不是被对方捉住打死,就是在心脏骤停和喉咙灼烧中憋死。

而事实证明,安岩从小身体不错,除了早早戴上了与年龄不相符的金丝边圆框眼镜外,心脏是十分强大的。

那一次没有死。

这一次,也还没有死。

“加油啊——安岩——”

江小猪声嘶力竭的声音并没有传进安岩早就只能听见耳鸣的大脑里。

不过安岩不用听见也知道江小猪在说些什么——长时间奔跑带来的肌肉酸痛,呼吸急促,喉咙干涩,头昏眼花让他的肉体极端痛苦,但是精神却越发活跃,各种不着边际的思绪如同行驶的高速列车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一道道残影。

而上一道残影就是:

加油加油加油——再加我TM就要漏油啦啊——





瑞秋拿着平板盯着始终位于前方一米,身形踉跄,呼吸粗重,却怎么也没有倒下去安岩,微皱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

“瑞秋!安岩已经跑了快三个小时了!”江小猪第十二次向瑞秋求情,“他以前肯定没跑过这么远,没经过过训练,先到这里吧!”

瑞秋始终不发一言,每过一段时间就在平板上点击几下。

江小猪知道那是瑞秋在对安岩进行评估。

可是评估也没必要这么折磨人啊!再说安岩还只是新手期第一天啊,离他需要耐力的梦世界还早得很呢!

江小猪没法让瑞秋结束这场测试,也没法让安岩主动放弃,只能在一旁干着急,额头的汗擦了又来,来了又擦。

那座矗立在远处的雪山依旧闪耀着光芒。

突然,扑通一声闷响。

前方的身影倒在了地上,四周只剩下他急促而艰难的喘息。

江小猪心中一紧,连忙一步上前,张大了嘴还未开口,就见倒下的人伸出一只手一把薅住面前的草皮,然后又伸出另一只手,用力的伸直了薅住了远一些的草皮,手臂肌肉痉挛着,身体向前挪动了一寸。

江小猪说不出话了,他久久的看着眼前的人。

忽然,有人挡住了并不刺眼的阳光。

“这是在干什么?”

安岩努力的抬起头,眼珠颤抖着上翻。

阴影投射下来,视网膜前闪动的黑斑挡住了一切。

“……”

而后彻底熄灭下来。




舒适,安逸。

安岩习惯性的翻了个身,打算睡个回笼觉,忽然一阵食物的香气勾得他胃部蠕动起来,催促着他无意识的睁开了双眼。

“醒了就过来吃饭。”

安岩乍一听见熟悉的声音,猛地翻身坐起,顺手抄起放在床头的眼镜带上,转头望向声音来源,果然看到了双手抱胸站在墙边的熟人。

“你……”安岩一开口就卡了壳,顿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最后憋出一句这种场景下用烂了的话:“你在这里干什么……”

神荼当然没理安岩的话,头微微一偏,还是一句:“吃饭。”

安岩顺着神荼指示望过去,只见杂乱的柜子被清理出一小块空地,上面摆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碗粥,几个包子和一块肉松蛋糕。

从未如此躁动过的肠胃瞬间让安岩顾及不到刚刚的尴尬,更不要说注意到这有些奇怪的中西搭配。

安岩从床上一跃而起,端起粥就先灌了一大口,温热的流质顺着喉咙到达胃部,缓解了有些焦躁的饥饿。而后速度不减,三口两口吞掉一个包子,又抓起肉松蛋糕咬了一大口。

终于,安岩在吞到第三个包子的时候噎住了。他拼命地捶打胸口,粘稠的粥一口也灌不下去。

神荼一直没有松动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在安岩求救的眼神中叹了一句“二货”,然后在安岩抗议的“呜呜”声中递过来一瓶开了口的水。

安岩脸涨得通红,不知是噎得还是羞得,拿着水就往嘴里倒。

一阵兵荒马乱,安岩终于吃完了早餐,一屁股坐在床上消食。

安静了两三秒,安岩才猛然发现,自己这破出租屋里连凳子都没有一个,神荼这个一看就知道有着新时代酷哥特有的洁癖症的家伙,一定是不屑坐自己的床的,不然他也不会站在墙角多久挪也不挪一下。

客人没得坐,自己这个主人也不好坐着——安岩有些后知后觉,慢腾腾的站了起来,挠了挠头,准备发扬没话找话的精神,“那个,你今天……怎么没去做任务?”

“时间够用。”

够用?这么简单粗暴的理由吗?

安岩看着神荼永远淡定的表情,忽然特别想看看神荼手上的腕表,看看到底要拥有多少时间,才能一点也不害怕它的流逝。




###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ʘᴗʘ

出个设,有人抱么

马克笔加水彩的奇怪配置﹋o﹋

那啥,尝试一下约稿……

正义小姐好久没出来了,想她●^●

(妈耶,放飞自我,不用细化真的好爽啊——)

速涂,温柔的克莱恩&吃手指的A先生
(其实没能力细化啦😵)